胡勃

胡勃

胡勃:我出生在内蒙古,初中毕业后从扎赉特旗考到内蒙师范大学,内蒙应该说是我地地道道的家乡,这片沃土养育了我,草原的文化也哺育了我的艺术人生,我热爱这块地方。我曾多次去牧区体验生活,每当走到大草原,看到蓝天白云,雪白的羊群,高低起伏的驼峰,奔跑的骏马,这些景色让我感动。每当我走进蒙古包的时候,牧民们端上香喷喷的奶茶,八十几岁的老奶奶双手捧着酒碗敬献马奶酒,这些让我感觉到牧民的情。每当参加那达慕大会看到赛马、摔跤、射箭,感受到草原牧民的情怀和气魄,以及他们的精神状态,这些让我体会到马背文化的深厚和博大。记得我第一次走近草原的时候,对草原上生活和饮食感到特别不适应,个别养鸡的牧民给我煮鸡蛋吃,让我非常感动,从那以后我便下定决心要表现大草原的美丽,要歌颂大草原上人民的精神和品格,一直坚持了这么多年。

《夜色》创作于1984年,1980年我毕业后留校在民间美术系,因为刚刚成立人很少,我又算年轻力壮的,那个时候画过几张内蒙题材的作品,为之后的《夜色》的创作奠定了基础。这幅画的素材来自于我大学时期到牧区体验生活,傍晚时看到两匹马互相咬脖子,色调非常美,从审美的角度出发,用速写简练的勾勒了当时的一种意境。后来系里要办展览,我翻出原来的生活速写,考虑到马跟人感情状态是一致的,所以我就把马跟环境人文化了。月色是爱情最美的一种空间氛围,因此又加了一个非常大的月亮,强调月色下草原的美感。我喜欢画水彩,所以也把水彩画的技法色调融入到了中国画里面,匆匆忙忙画了这么一张,没想到在画坛产生了一定影响。那个时期正是粉碎四人帮以后,整个文艺政策从比较禁锢的、左的、假大空红光亮的题材向尊重艺术本身规律方面转变,这张作品之前很少有人讲风花雪月,因为搞不好了会被归为资产阶级情调,要挨批判,我那个时期就比较大胆,也领悟到了当时的文艺方针政策,因此就画了这幅作品。

《蓝色的早晨》主要歌颂草原上勤劳的妇女,熟悉草原生活的人都了解,草原上妇女的劳动强度非常大,所以我对她们充满了敬意。画面中牛栏隔开了吃奶的小牛和大牛,一个身着白袍的妇女正要放出小牛,她充满了劳动后的喜悦和幸福,其实当时没有白袍子,牧民挤奶都穿重颜色的工作服,但是由于早晨比较昏暗,重袍子不能突出人物,在黎明下为了使颜色不孤立,我又加上白色的牧羊犬和狗,慢慢散去的炊烟,这样便产生一种幻境的感觉,也增加了一种诗意和抒情的氛围,最后采用蓝色基调,再加上淡墨,用一种非常单纯的色块尽量表达他们纯朴的感情和性格。

音乐是草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草原上男女老少各个能歌善舞,他们音域宽广,擅长长调民歌,我的作品很多都与草原音乐有关。1963年我大学毕业时创作了《草原福音》,画中表现了老艺人们在蒙古包前为牧民演奏蒙古族传统音乐的场景。我们这代人深受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的影响,创作要有现实主义的同时还要展望未来,因此我在画这幅画时融入了浪漫主义的表现手法。熟悉蒙古题材的人都知道没有人在马背上拉马头琴,为了突出马、人、音乐之间的和谐关系,我很大胆的描绘了这样的情节。太阳出来前的一瞬间是草原勃勃生机的开始,布满早霞的天空完全变成红色,太阳变成白色,整个画面给人以温暖祥和幸福的感觉。另外,传统的工笔画基本上背景不着色,我把西画的审美观念、造型手段和艺术语言尽可能多的融入其中,以重彩的方式涂背景,我想这是对传统绘画的突破拓展,至于成功与否要由观众和社会来评判。

这片土地在我的心目中是富饶美丽的,草原赋予了我人生和艺术的根和源。随着历史的发展,时代的前进,草原起着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记得50年代末期刚到草原的时候,草原还很荒凉,草像牛毛般稀少。我的家乡有一条河,河边的树全被砍伐光了,我感觉十分痛心,不禁会去思考草原的荒漠化问题,怎样保持生态平衡恢复大自然本来的面貌。因此,我的作品都是歌颂草原的,我把草原画成最美丽的,他应该是这样,也是我的一种理想。我想谁也不愿意看到荒漠化的草原,都愿意看丰草绿缛的草原。今天来到草原后感觉生机盎然,今后草原会逐渐恢复到这个状态,他也会给我的艺术创作带来更多更丰富更深厚的美感,因为生活本身会更美!(王双整理)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发布于企业 文化,转载请注明出处: 胡勃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